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红星美羚 >

红星美羚去年净利降产能未饱和 曾个人账户涉居间借款

  :5月6日,陕西红星美羚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美羚”)将首发上会,保荐机构为西部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为胡健、王克宇。红星美羚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本次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2130.00万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公司拟募集资金3.14亿元,分别用于红星美羚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建设项目、红星美羚永庆奶山羊养殖园区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2021年,红星美羚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下滑。2017年至2021年,红星美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138.20万元、31,433.33万元、34,155.40万元、36,326.35万元、37,806.93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005.97万元、4,140.49万元、4,488.77万元、5,509.15万元、5,308.0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800.02万元、4,144.21万元、4,287.61万元、5,689.05万元、5,016.40万元。

  公司预计2022年1-6月营业收入约为18,500万元,较去年同期上涨15%,预计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2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幅度为1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2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幅度为15%。

  红星美羚产能尚未饱和。2017年至2021年,红星美羚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1.99%、78.68%、74.07%、81.38%、83.01%,产销率分别为93.54%、98.51%、96.60%、97.10%、111.86%。红星美羚在回复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公司减少了大包粉和低端产品的产量,以中高端的终端产品为主。由于国内羊奶价格阶段性高于国际市场价格,出口量和原料粉使用下降。

  红星美羚的存货周转率在同行可比公司中垫底。2017年至2021年,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65、2.32、1.38、1.28、2.02,2017年至2020年可比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7.83、8.10、8.14、8.42。

  红星美羚曾经的大客户变身竞争对手。红星美羚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无锡舍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汪双双配偶之父徐长城从下游渠道经销向上游生产制造拓展,控制了与公司同一地域的羊乳生产加工企业陕西圣唐乳业有限公司,双方并因此于2019年起不再合作。陕西圣唐乳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1月,是一家集羊乳制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羊乳企业,与红星美羚是具有竞争关系的同行。

  红星美羚曾用个人银行账户涉及居间借款。2018年底,公司管理层通过进行居间协调的方式为经销商殷书义等人从上游生鲜乳供应商处获得了总计1400.00万元资金支持,变相达成了赊销的目的。2018年12月21日-24日,上游黄忠元等人借出1400.00万元于殷书义等人,因居间性质,且需要归集,因此款项先行打入指定的经办账户,即公司出纳喻婷个人银行账户进行统借统还,此外,实际上产生了公司管理层担保的作用。殷书义等人收到款项之后至2018年底,殷书义等经销商以现销方式向公司采购羊奶粉,公司同步发货,出库单、物流单、签收单等资料符合2018年收入确认标准。

  红星美羚主营业务是以羊乳粉为主的羊乳制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包括婴幼儿配方乳粉、儿童及成人乳粉等。红星美羚生产的主要产品可分为婴幼儿配方乳粉、儿童及成人乳粉、全脂纯羊乳粉(大包粉),其中婴幼儿配方乳粉包含“德瑞兰帝”“羚恩贝贝”“富羊羊”三个系列产品。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王宝印持有公司股份4485.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0.30%,为公司控股股东;王惠茹持有公司股份29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5%;王立君持有公司股份29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67%;王保安持有公司股份1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8%。上述四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5091.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9.80%,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

  红星美羚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本次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2130.00万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本次发行不进行股东公开发售股份),保荐机构为西部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为胡健、王克宇。

  公司拟募集资金3.14亿元,其中1.60亿元用于红星美羚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建设项目,3500.00万元用于红星美羚永庆奶山羊养殖园区建设项目,7000.00万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490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21年,红星美羚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下滑。2017年至2021年,红星美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138.20万元、31,433.33万元、34,155.40万元、36,326.35万元、37,806.93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005.97万元、4,140.49万元、4,488.77万元、5,509.15万元、5,308.0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800.02万元、4,144.21万元、4,287.61万元、5,689.05万元、5,016.40万元。

  公司预计2022年1-6月营业收入约为18,500万元,较去年同期上涨15%,预计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2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幅度为1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2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幅度为15%。

  2018年12月26日,公司召开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利润分配方案:以公司总股本319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同时派发现金股利3190万元。

  红星美羚在回复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公司减少了大包粉和低端产品的产量,以中高端的终端产品为主。由于国内羊奶价格阶段性高于国际市场价格,出口量和原料粉使用下降。

  公司采取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报告期各期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以经销方式实现的收入比例均在80%以上。公司共有经销商300余家,已经覆盖全国31个省区。

  2021年公司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系当期收入结构变化(如高毛利率的婴配粉收入占比下降、低毛利率的大包粉上升),以及部分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价格降低等原因综合导致主营业务毛利率较2020年度下滑。

  2019年至2021年,红星美羚经销模式毛利率分别为36.34%、40.06%、35.57%;直销模式毛利率分别为53.72%、43.04%、29.37%。从销售模式来看,2019年至2020年公司直销模式的毛利率明显高于经销模式的毛利率,主要系经销模式与直销模式的定价差异所致。2021年公司直销毛利率大幅下降,主要原因系为控制大包粉的库存,向陕西金牛乳业有限公司销售长库龄大包粉,大幅拉低了直销毛利率。

  红星美羚的存货周转率在同行可比公司中垫底。2017年至2021年,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65、2.32、1.38、1.28、2.02,2017年至2020年可比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7.83、8.10、8.14、8.42。

  红星美羚表示,公司与可比上市公司主要产品存在一定差异,公司主要产品为成人及儿童乳粉、婴幼儿乳粉等羊乳粉制品,而除澳优乳业外其他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为液态牛乳制品。由于液态牛乳制品、特别是低温牛乳制品保质期较短,营销链条一般直接且短捷,因此其存货周转时间短,存货周转率高。

  2017年至2021年,红星美羚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的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86%、44.36%、25.11%、22.93%、26.42%。

  2018年,红星美羚的第一大客户为无锡舍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金额为8638.52万元,占比27.48%。

  红星美羚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无锡舍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汪双双配偶之父徐长城从下游渠道经销向上游生产制造拓展,控制了与公司同一地域的羊乳生产加工企业陕西圣唐乳业有限公司,双方并因此于2019年起不再合作。陕西圣唐乳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1月,是一家集羊乳制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羊乳企业,与红星美羚是具有竞争关系的同行。

  2018年下半年,因为社会资金环境越来越紧张,公司管理层也开始几次讨论公司“赊销”与“现销”的互相统筹、把握,但是一直未就大规模提高赊销的范围、规模、权限、风险防范等具体操作细节达成结果。

  在这期间,经销商殷书义作为公司董事殷书斌的弟弟,从其兄处获悉了这一情况,便想要抓住机会获取大额度的赊销,赚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考虑到自己一个人势单力孤,于是联系了同为西安周边经销商本就熟悉的张少停、李扬、高攀等人,又找了开订货会认识的有一定经销规模的外地的周红卫、唐小林等人,一起组团向公司以进货规模大为由要求赊销政策。

  在这些人一再找公司的情况下,公司管理层虽然未同意大额度赊销,但是先同意以后考虑,同时为了安抚他们,对其当时批次的进货多给了一些政策,搭赠优惠力度较大。2018年底,公司管理层在该等人一再请求下,通过进行居间协调的方式为其从上游生鲜乳供应商处获得了总计1400.00万元资金支持,变相达成了他们赊销的目的。

  2018年12月21日-24日,上游黄忠元等人借出1400.00万元于殷书义等人,因居间性质,且需要归集,因此款项先行打入指定的经办账户,即公司出纳喻婷个人银行账户进行统借统还,此外,实际上产生了公司管理层担保的作用。

  殷书义等人收到款项之后至2018年底,殷书义等经销商以现销方式向公司采购羊奶粉,公司同步发货,出库单、物流单、签收单等资料符合2018年收入确认标准。

  红星美羚表示,黄忠元等与公司合作多年,具有出借资金合计1400.00万元的实力,七人短期合计出借1400.00万元对其无较大影响;殷书义等经销商实现了该部分货款赊销的目的;公司仍然现销,资金流无任何影响。

  因此,原本赊销可以解决问题而由于较为谨慎从而变为现销的行为,即本质上是“赊销变现销”,不存在公司主观故意采用该行为粉饰报表的情况,原因具有合理性,符合正常商业逻辑,相关认定及信息披露真实、准确。电商折扣导购网站“卷皮网”获软银赛富3500万美元B轮南京市浦口区汤泉街道召开龙山街新市镇